当前位置:首页 > 警方资讯 > 警营文化

我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8-11-20 11:17 发布者: 浏览次数:

我的记忆

/临潭县公安局葛峡峰

 

四十年前,那个初沐阳光的婴儿

啼哭声无比灿烂

母亲白皙的面庞泛着微微红晕

敷在她额头上的蓝布带

像五月翩翩欲飞的蝴蝶

一不小心就会

飞向屋外那一束妖娆的槐花

田野里一片葱茏

我的姐姐用露水洗脸

欣喜午后那一片小麦集体整齐地抽穗

我的父亲读着来信

眉宇间隐藏下短暂的快乐

现在他坐在办公桌旁

起草一封荒唐年代的自白书

我的祖父离开阴郁的老屋

正赶着集体的牛群

在向阳的山坡抽烟数几多洁白的云朵

时间可过的真快

电线杆上的高音喇叭不响了

那些写在人民公社墙壁上的大字

被风雨剥蚀褪去了鲜红的光芒

我步入星光小学捧起墨香的识字课本

在清源河水里捉泥鳅

蹦蹦跳跳,蹑手蹑脚在一片青草地里

尾随三只蚂蚱的青春

那个胸带红花、稚气未脱的少年

在一中开始迷恋文学,情窦初开

血液里跳动着泰戈尔、雪莱、叶芝、迪金森诗歌的音符

月光下写下稚嫩而忧伤的诗篇

多年后诗歌和爱情已无迹可寻

缪斯被生活谋杀,清纯的少女远嫁异乡

只有一片蚕豆青涩的香味沁人心脾

草原让人怦然心动,时光赋予它的辽阔、岑寂和久远

被春风吹拂。河水安静,每一条河流都

固守自己的领地和方向

那些沉默的牛羊散落在帐篷周围

像牧人风雪里收获的果实

一条旷古的传说中走来的藏獒

不断迁徙中依然守候着最后的忠贞

春天,阳光温暖着石头,也温暖着我的心房

春风吹绿小草,也吹来了属于我珍贵的爱情

格桑花、苏鲁花、无名的花朵依次在山坡开放

牧人在篝火旁歌唱,醉酒后爱抚自己的牛羊和生命

在马背和帐篷里

完成了逐水而居的繁衍和流浪

多年来我聆听、感悟。把一个个忧伤的词

埋藏在每一朵花的背面

我感谢花朵、河流、石头、鹰隼和蓝天

和熟悉或 不熟悉的亲人们微笑

把祝福种植在他们的梦境

四十年一晃而过,沐浴阳光的我变得沧桑

无论何种称谓,小葛、老葛、某某长,某某著名.....

我坐不改名、行不改姓

我这个时光诞生的婴儿,多年后时光的弃子

卸下俗世繁文缛节的枷锁

愿人们一直这样亲切地叫着

这么多年,我遗失了挚爱的亲人对我的梦想

亲人为爱忧伤,被疾病折磨

把自己遗失在高高的山岗

我坚持的爱情与生活妥协

写一些文字,无关宏旨,注定不会流传

我蹲坑、守候,抓捕、审讯

还原那些难以启齿的罪恶

四十岁了,我已收获一分白发,三分驼背

四分疾病和半生衰老

乘着有七分记忆,尚食人间烟火

教会我的孩子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读懂每一个清晨的太阳

期盼她的双唇间永恒地停泊着善良、感恩

这些人世间最美好的词语

每天窗外有蝴蝶粉红色的翅翼穿过露珠

每一朵花蕊里安放她波澜的梦想

我的儿女经过黄土地会记住带露水的麦穗

在草地上看到皎洁的月亮

在经过一堆发黄的文字

摒弃一切仇恨、宿怨,忧伤、不平和愤懑

能读到我在幸福和苦难面前低下的头颅里的微笑

收藏下我那根日渐瘦骨嶙峋的勒骨

闪烁的光芒